珠海:跨世纪的冲刺

珠海被一层美丽的茧裹住了。只有破茧,才能展翅。梁广大和珠海人把茧咬破了。“低潮不等于死潮;困难不等于困境;困境不等于绝境。”梁广大说:“我就是脱裤子卖,也要把西区建起来。”守成与突围在沉睡千年的高栏列岛,中山先生昔日梦想的南方大港在这通江达海之地已变成活生生的现实。炮台山下亚洲第一炮填平的滩涂上,正在形成一个按21世纪标准建设的现代化机场;黄尘滚滚的上千平方公里的大地上,除了机场,除了港口,已经建成或正在建设的有高速公路,高速铁路;还有跨越伶仃洋,逶迤28公里,直达香港的天下第一桥。李嘉诚来了!这位世界华人巨富、香港实业巨子见到眼前这番盛况,发出“这是一个奇迹”的浩叹之际,毅然加入了投资者的行列。何鸿燊来了!霍英东来了!


世界不少大财团也争先恐后涌了进来。1990年在广州白天鹅宾馆采访霍英东这就是珠海西区,这就是今日珠海。五年前,当梁广大推出西区发展战略并代表珠海人向世人宣告:十年后珠海要成为南中国的大经济区时,相信的人寥寥无几。而今天,相信的人已同昔日不相信的人一样多。五年弹指一挥间,五年使珠海换了天。回首20世纪80年代末,珠海人面临的是怎样一个格局?经济大潮在珠江三角洲涌动了十年,不用谈深圳这个特区老大哥,珠海甚至还逊色于三角洲的一些兄弟市县,邻近的顺德佬发了,中山人富了,连惠州都在崛起。身为特区的珠海显然差了一截,最明显不过的是缺乏能够顶起大厦的产业支柱。


市长梁广大面对的是一盘很难下的棋,如果这个“劫”打不下,棋就走到尽头了。应该承认珠海的先天不足。她毗邻的是远不如香港发达的澳门;无铁路、机场,没有像样的港口,到广州只有两条路,但要经过三个市;特区最初只有681平方公里,尽是无人烟的荒滩荒坡,还分为不相连的三块,拍摄《跨世纪的冲刺——珠海启示录》时采访当时的市委书记梁广大(右一)经过两次扩大至1988年才有了包括市中心在内的121平方公里。有两件事很可以说明珠海人当年为自己画的“圈”有多大,当年建在荒滩上的直升机场,三年后陷入了市中心;港口定在难有发展余地的九洲,1984年以前市政府绝不向银行贷款,建九洲港的资金是卖掉两船钨砂的钱,所以只有两个泊位。1984年以后,号称“胆大”的梁广大大举借债,七通一平,外引内联,珠海经济每年以30%~43%的速度递增,到1988年工业产值已近100亿元。


但梁广大心里很清楚,眼前的空间已无多大选择余地,整个产业结构是轻型加工业,20世纪90年代末兴起的对苏贸易只是些“盒子工业”、“最后的晚餐”,基础产业却上不去。珠海被一层层美丽的茧裹住了,凭着当时的经济收入,50万人蛰伏在茧中安居乐业也未为不可,风险也不大,然而珠海将没有经济支撑点,在未来,在亚太经济圈将没有珠海的位置。只有破茧,才能展翅,梁广大试图咬破这层茧,飞向更广阔的天地。珠海的“死劫”就是港口,一个优良的港口。“得港口者得天下。”


20世纪80年代,是广东各路诸侯争建内河港的年代;跨入90年代,一场争夺出海口的“海湾战争”取代了内河港口争霸战。环顾广东黄金海岸线,从东到西,汕头港、惠州港、盐田港、蛇口港、赤湾港,还有中山、湛江、茂名港,争雄斗艳,一字摆开。珠海也在极力寻找港口,无疑珠海为自己选择港口的同时也是为自己将来在广东,在中国,乃至亚太经济圈中所扮演的角色定位。梁广大的抱负是“不以珠海论珠海”,珠海人要站在更广大的“宇宙”空间为自己设计未来,寻找港口。本世纪初,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中曾有一个宏伟的设想:在靠近金星门的珠海唐家湾建立一个南方大港,以“实握珠江两边之交通枢纽”、“实操滇、黔、桂三省经济发达之权”,开辟“粤省对外交通之要径,自操商业之枢机”。世事如烟,直到这个世纪末,中山先生的遗愿才算被他的后代们付诸实践了,不过不是在唐家湾,而是珠海西部的高栏港。高栏港(今珠海港),外连大海,内通西江,逆江而上可达粤西和云贵;她腹地广阔,依托港口可建大工业群;还有珠海电厂和作为华南煤炭中转基地的码头。这些都给珠海港定了性:它绝不仅是珠海一地之港口。


在我们的采访中,珠海人一致认为,没有西区,就没有珠海的将来,珠海的资源在使用上就会受到限制,发展高科技会缺乏配套设施,工业的规模、产业的性质都将受到制约。今天,在西区一千多平方公里土地上,一个比上海浦东还要大的空间为珠海人打开了翱翔的天地。尽管珠海的大经济时代还没有到来,但序幕已经拉开。有人说,梁广大把钱扔到西区没有打水漂还真成了气候,完全是运气,赶上了房地产热。曾主持西区可行性研究的包于黄经济师却说:“机遇公平地给予每个人,没有珠海五年的准备,哪有今天的‘运气’?”珠海的天地大了,气魄也大了,“狂想”连连,西区带来的震撼还没让人醒悟过来,它又在着手建跨海的伶仃洋大桥,以接通香港;建跨海的黄茅海大桥,连上珠江三角洲西部的新会,让陆路接通粤西;珠海的道路也随气魄变宽,珠海大道等主干道从6车道扩至8车道,最后由于伶仃洋大桥计划的出现而变成16车道。


珠海市政府的作为早已超出一个市级政府的范围,人为地创造条件的珠海提高了一个档次。难怪李光耀会说:珠海的气魄比我们还大!难怪李嘉诚会说:珠海是个奇迹!弄潮儿当向潮头立农民企业家钟华生与市长梁广大有着极为相像的一点,都有那种敢于把伟大的梦想变为现实的气魄,这也就注定了他将成为梁广大西部战略的一部分。现在人们说:“如果没有钟华生,西区的龙头甩不起来,梁广大‘大珠海’的构想将受极大影响。”据说,当年梁广大“点将”时,颇受压力,因为据说钟华生是个优点和缺点都突出的人。梁广大力排众议:“我非常清楚他的功过,他难能可贵的是思维活跃,敢想敢干,而且干一件成一件。”


20世纪80年代,作为农民企业家的钟华生在白藤湖带领几百农民兄弟赤手空拳曾干出海内外闻名的中国第一家农民度假村,这番业绩成为梁广大说服众人的最好例子。于是钟华生掌先锋印挺进西区。“钟华生只能是一世英雄,当不了二世英雄,不可能再有一个白藤湖。”一位自认为很了解钟华生的北方干部曾断言。然而,他错了!钟华生再创奇迹,把西区搅得轰轰烈烈,中外皆知,高潮时,上百个施工队在西区的黄尘中驰骋。1992陪新华社老社长穆青(中)采访珠江三角洲,在珠海西区考察,右为钟华生。


1988年底,经济像天气一样冷,钟华生两手空空,带着一彪人马在三灶的东嘴(现金海岸)扎下营来。放眼望去一片荒凉,当时从这里到珠海要绕道中山走两三个小时。市里拨给钟华生的资金40万元尚未到位,可钟华生胸有成竹:“没有问题,一分钱没有都不怕,国家没有钱不等于民间没有钱,中国没有钱不等于外国没有钱。只要给政策就行,我可以把全世界的资金吸引到这里!”然后他把东嘴改名为“金海岸”,意为吸引黄金,产出黄金之宝地。钟华生说得不错,据统计,当时全国民间储蓄已达到7500亿元,相当于国家当年全部财政收入2810亿的27倍。在总储蓄额中个人所占比例由2355%上升到6591%。搞一片开发区按正规军的“打法”,要么向银行贷款,要么等国家立项,而银行“嫌贫爱富”,国家又顾不上,外商又不是“慈善家”。因时、因地制宜,钟华生运用的是从民间启动的“人民战争”战法。“向海要地,以地生财,以财发展。”“今天借你一杯水,明日还你一桶油。”“施工队,你自带资金为我施工,待我滚动起来再回报,还钱或者给地。”“民间百姓,你来投资,100元一平方米宅基地,优先招工……”


西区诞生后的第一声啼叫就异常响亮,预示着她的“强壮”。啼声即刻震动四方。“珠海西区”的名字叫出去了,珠海的居民开始忙碌起来,亲戚、朋友、亲戚的亲戚、朋友的朋友,频频致电,打听西区。企业来了,外商来了……钟华生集得数亿元资金,1989年平均日进10万元,1990年日进50万元,1991年日进100万元,到1992年日进300万元。4年共引进建设资金213亿元。西区启动了,滩涂被填成平地,平地矗起大厦,机场飞起小飞机。香港的莫氏兄弟是受钟华生的鼓舞最早踏上西区的外商,他们在金海岸建起了别墅群,在金海滩开了酒店。“像当年美国西部的开发,总要有先驱者。冒的风险最大,得到的利益也必将最大。”西区土地的迅速升值,外资的大规模涌进,证实了莫氏兄弟的坚定信念。最近,他们再投资63亿元在西区建机场、酒店。5年来,钟华生在西区吸引投资30亿元(不包括市政府为西区骨干工程投资约40亿元)完成了六通一平,完成了金海岸的生活配套,建起一批工业,拉起了南水到高栏岛6公里长的连港大堤。高栏港(今珠海港)奠基那天,海面上泊满了空岛而出高栏人的船,南水人也赶几公里的山路把奠基石围得密不透风。


两岛人由衷地呼喊:“邓小平万岁!”“钟华生万岁!”港口使他们获得第二次解放,而这30亿元的资金是靠钟华生的民间启动之法筹集来的。钟华生对数字的记忆好像很差,常记不住自家电话而要去问旁人。然而他对资金的运作心算极快,多少滩涂,可筹多少资金,填海造地的成本是多少,回报是多少,如何分利,如何滚动,算得滴水不漏,数字一清二楚,深深刻在记忆中,随口道出。“集天下钱财、人才于西区。”钟华生以“共享经济”的理论广招天下财的同时,也广揽天下贤士。他的演说极富感召力,有位大学生受不了西区的“黄土恐惧症”,几次想离开,但一听到“钟老板”充满激情的演说,又恢复信心,最后不仅安家,还带来了几个同学。“低潮不等于死潮,困难不等于困境,困境不等于绝境。”


钟华生这种富于哲理而又有远见的话很多,正是凭着这种哲学思想,凭着这股勇气、气魄,为珠海市大举挺进西区蹚出了一条宽阔的大路。地皮经济学珠海实现大西区的宏伟构思至少需要700亿元人民币,一个天文数字!——绘制西部蓝图的1988年,珠海的财政收入仅4亿元。——无论一分钱怎样掰成两半花,也无法想象只有4亿元身家的人如何胆敢去干700亿元的事。梁广大就敢。钱从何来?有地!土地就是珠海的魔杖。自从深圳一声锤响,“土地是商品”这句话终于被承认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为此修改了宪法。从此,土地越来越炙手可热,仅1992年全国一下“批发”出去8700个开发区,大部分土地是被无规划地低价圈出,其中又有70%空置着。在土地的炒买炒卖中,政府显得苍白无力,手中能控制的土地所剩无几,资金回笼不多,银钱却哗哗地流入炒家袋中。有专家惊呼:以此速度发展下去,三五年后,多数城市将无地可供;若干年后,政府用地有可能要有求于地产发展商。“炒地皮炒不出一座现代化的城市。


即使是在市场经济中,政府也必须扮演重要角色。”珠海政府的远见在于它早在1988年就意识到这一点,在全国率先进行行政干预,及早结束了珠海市内的“圈地运动”,市长一屁股坐在土地上,实行“五统一”,把土地牢牢地掌握在政府手中,把所有权和使用权分开,地价受政府的控制。于是土地就变成了珠海的大钱袋:珠海市靠土地的滚动,驱动着西部战略由图纸走向现实。1988年以前,珠海市靠商业贷款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然而土地不在政府手中,政府把路开到哪儿,企业就把地征到哪儿;企业得好处,政府却背包袱。企业说,我的钱就是你的钱,但是政府永远无法从企业的口袋里掏出真金白银来。地产公司把地瓜分了,珠海政府为七通一平已投入了20亿元,但6年才回收了两千多万元,市政建设已难以为继。


1988年,梁广大使出了强有力的铁腕,不管一片的诅咒和哭爹叫娘,统征了所有的土地,并从房地产公司收回了几千亩空置地,统一开发,把生地变成熟地,毛地变成宝地,低价地变成高价地;然后统一规划,统一价格,统一出让。夏湾那一百多万平方米的沼泽地,经政府开发后价格 风升,一年内全部高价出让,土地的出让费、配套费回到政府手中,由政府再投入到基本建设和土地开发中。投资环境的改善带动了土地的升值。市政府在开发出让土地的同时,积极围海造地,“用地一亩,造地十亩”。从此珠海市政府进入了“造地”、“卖地”滚动的良性循环,以地建城,以地养城,以地发展城市。土地的滚动越来越快,地越造越多,几年来造地23万亩。难怪海外有人说,珠海市政府是今日中国大陆最有钱的政府。其实不是最有钱,而是握住了最能生钱的地。有了地,政府的腰杆直,胆气壮。不仅有了开发大西区、建设一个现代化港口城市的气魄,而且有了启动西区的资金(市长梁广大说,1990年以后,市政府没有再贷过款。而5年来政府投入到西区已有40亿元)。港口、机场、铁路、高速公路、桥梁、电厂……珠海是靠土地的“产出”启动交通能源项目,由此展示珠海的实力和远景及良好的投资环境,吸引海内外的资金向珠海聚集,共同建造一个现代化城市。


这样一种集资模式还有利于把珠海推向国际。土地还成为珠海市政府手中的杠杆,用以调整产业结构。政府强有力地控制着地价,利用级差地价,搬迁、拍卖了一批夕阳工业;一些企业只把中枢留在市中心,把占地多的工厂迁往西部。与此同时,超大规模集成电路、软件基地、生物工程等高技术、高回报的项目进入市区。土地就是珠海的魔杖,在珠海人手中变幻出一个个大千世界。麻布与锦缎的辩证法美国历史说:假若没有斯坦福,没有横跨美国东西的两条大铁路,可能就没有美国今日之繁荣。今天珠海人说:“假若没有梁广大,没有珠海的西部战略,就没有珠海今天的万商云集。”1992年11月,珠海市向海内外发出600封参加珠海投资洽谈会的邀请函,而前来的海外投资商达八百多家,签约351亿美元,这在珠海历史上是从没有过的。在此之前,珠海在人们的印象中只是个洁净得“空气可以出口”的花园城市,是个休闲、度假、养老的好地方。而一谈到工业、谈到投资,人们就会摇头。曾几何时,海外一跨国财团想把珠海作为它向祖国大陆乃至东南亚扩张的基地,向梁广大市长打听码头的情况,当他看到当时珠海最大的货运港——九洲港,只能勉强泊1万吨货轮时,转身走了。1989年以前,珠海只有一千多家外资企业,而且规模很小,注册资金上百万美元的就算是大企业了。


当时最大的独资企业是一家鞋厂。本地的工业就更差劲了(现在珠海有了“丽珠”的药、“兴业”的玻璃、“格力”的空调、“华丰”的伊面、“卓夫”的衬衫、“亚洲”的传真机)。而当时,没有一样产品堪称名牌,没有一家企业能上规模。那时珠海也想建一条从唐家到广州的铁路,改善自己的交通,不过着眼点还是老城区的香洲、拱北,然而外界竟没有任何反应,外商从拱北关走着一条坑坑洼洼的路,戏称:“社会主义的路越走越难走。”有人说,1990年以前的珠海是块麻布,无论你在上面绘多少彩、绣多少精致的花,它也还是块不值钱的麻布,所以外商不愿意来,内地来的也不多。香港巨商李嘉诚承认,过去他曾来过几次珠海,不过都是去打高尔夫球,在投资方面从未注意过珠海。阿拉伯某国的公主也带她的智囊团来过,但失望而去。前国家副主席王震亲自邀请他的日本朋友组成考察团来珠海,去了正在开发的西区,可是王震副主席的面子并没能让他的日本朋友动心(“友情还在,生意不谈”)。


其实,梁广大在“环保市长”的美誉中完成他的任期也应该满足的,但他就是有股“野心”,不甘心珠海的落后,不甘心屈于自然条件,他要人为地把麻布变成锦缎,将这颗明珠剥离出来,让她成为东南亚的明珠(他要让整个中国在进行战略部署时不得不考虑珠海)。梁广大发誓:“我就是脱裤子卖,也要把西区建起来。”今天,珠海的铁路动工了,两个2万吨码头试营业了。整个高栏岛成了港口区,一百多个1万~20万吨的码头陆续动工。88平方公里的港地将使珠海港最终达到2亿吨的年吞吐量。符合国际标准的大型机场将在近期启用。大型供水工程也即将完成。与此同时,珠海的产业结构也有了大幅度的调整,近两年珠海已不再签约“三来一补”和简单的装配工业,而是向高科技和化工业、基础工业等现代化产业跨进。


电子工业已摆脱了“盒子装配”,从家电到通讯设备、办公设备,形成相当强的配套能力。珠海真的变成了一块绚丽的锦,愿意锦上添花的人多了:李嘉诚来了,霍英东来了,何鸿燊来了,当年被王震邀请来时只谈友谊不谈生意的日本人这次真心实意地同珠海签了约。新加坡总理吴作栋到珠海一趟,回国后极力向新加坡人推荐,随后新加坡资政李光耀再次考察珠海。珠海的机场、港口、铁路、伶仃洋大桥和整个西区成了海外财团的投资热点。继电厂和集装箱码头之后,李嘉诚又有意向购买已建成的两个2万吨级码头50%的股份,并对伶仃洋大桥表示了浓厚的兴趣。美国国际基金集团为这座大桥投资20亿美元,美国帝国有限公司一气与珠海合作了5个项目……国内的众多超级公司也介入珠海。如今,甲乙双方的位置变了,珠海从被动变为主动,外商动辄投入几个亿,与当年的几百万形成了天壤之别。跳出珠海看珠海如同选择边陲小镇深圳作为特区,是因为它毗邻繁荣的香港那样;15年前,特区的设计者们选择南海渔村式的珠海为特区,自然是考虑到有一个可带动它发展的澳门在那里。“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年月哟!从澳门来的第一批外商,我们是用自行车从拱北海关驮过来的;接第二批外商,交通工具变成机动的,但也仅是手扶拖拉机。”主管工业的副市长,昔为第一批特区开拓者的邹炳辉,对比今昔,顿生不胜唏嘘之慨。


极大的落差,亦给珠海带来了特有的辐射效应,最为典型者莫过于:大批的国内旅游者涌入这里——并不是为了一睹珠海渔女的神韵,多是为了从特区的拱北这端远眺一下高楼林立的彼侧,贪睹一下澳门那“东方蒙地卡罗”神秘的华彩。环岛游开办起来,澳门游更是生意滔滔。“东方蒙地卡罗”兴旺的观光旅游生意,丢给国人的其实是一个冷酷的现实:贫富悬殊,落差鲜明。初生的特区,何日才能赶上老牌的殖民地?这似乎是个遥远的奢望。今天我们又来到拱北。站在制高点南眺,拱北、澳门,高楼交错,繁荣互融,看不出谁高谁低。进入澳门,站在这有300年历史的殖民地北望,珠海、澳门,差别更是浑然不觉,繁华浑然一体。落差的消除并不单体现在外在的繁荣上,更深层次的是体现在内心深处里。“以前珠海的发展靠澳门带动,现在地位调了过来,以后澳门的发展,得靠珠海来带动了!”澳门公务员协会的会长在接受我们采访时,坦然承认。


不仅是头脑敏锐的公务员,在澳门,我们采访了著名商人、经济学家,不论观察的角度有何不同,他们对时势轮转、珠海将成为澳门未来火车头的见解不谋而合。道理是明摆着的:珠海有大港口、大机场、高速公路、高速铁路;一千多平方公里的布局上,不仅有着眼21世纪标准的立体交通网络,而且通过这发达的网络还将广东以至华南经济圈揽入自己怀抱,在华南经济圈新的分工中抢占了一个举足轻重的有利地位。而澳门,孤悬关外,没有深水港、没有铁路、没有高速公路;狭小的17平方公里面识,蜗居着三十来万居民;尽管有一个建设中的机场,也是一个根本无法同珠海机场相比的小机场。一个梦想!


一个15年前还被认为是虚妄的梦想,今天已被壮美的现实所替代;一个现实,一个活生生的壮美现实激励着珠海人更展宏图,再上台阶。“跳出珠海看珠海——珠海必须站在南中国的范围内来确立自己的战略方位。”展望21世纪,梁广大代表珠海人喊出的是这气吞山河的新思维。而作为体现这宏大思路的重大战略举措,就是要跨越伶仃洋,逶迤28公里,修筑一条接通香港、天下最长的跨海大桥。再也用不着操心这一耗资近乎天文数字的超级工程的资金来源,工程还未出台,它早已成了众多国际大财团争抢的肥肉;也不用操心这一巨大工程的实施运作,珠海人有西区开发五年多的丰富实践。殚精竭虑的梁广大早已把目光放到了20世纪末,甚至21世纪:待西区战略全部实现,待香港这个世界金融、经济中心同珠海这一超级经济高地一连接,珠海在即将到来的太平洋世纪亚太经济圈中占据一个什么有利地位,已经是不言自明了!跳出珠海看珠海,跳出珠海建珠海。珠海人自会用这一新思路指导自己未来的实践。这是一场跨世纪的冲刺!其间充满着无穷的艰险和挫折。不论人们怎么评价它的过程,但历史最终会做出这样的评价:这场冲刺的最终结果是小平同志“在内地再造几个香港”的伟大构想在珠海得以实现!


(选自电视主题片《跨世纪的冲刺》一九九三年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