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洋开眼看世界

(载于1987年9月13日《羊城晚报》,第三十八期《瞭望》转载并改名为《蛇口看中国》)


在南海之滨,与香港比邻的一块荒滩秃岭上,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历程,崛起了一座现代化的海滨新城、一个生气勃勃的外向型工业区。89家“三资企业”的陆续建成投产,“三个为主”(产业结构以工业为主,办企业资金以外资为主,产品市场以外销为主)的经济结构和“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竞争意识,使这一弹丸之地充满了勃勃生机。她的资金回收率超过香港,人均占有外资额超过亚洲任何一个加工出口区。

 

这就是蛇口,这就是被誉为我国改革开放“探路船”、经济特区发轫地的蛇口!

 

赵紫阳总理来到这里,称赞蛇口人在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上,创立了一个不靠国家投资、高速度、高效益的“蛇口模式”。

 

南斯拉夫朋友称工业区是“一个伟大国家出现的令人感兴趣的新事物!”

香港钱总督尤德则感慨地说:“蛇口的变化节奏比香港还快!”

蛇口的实践,开阔了人们的眼界,振奋人们的精神,给人们以深深的启示。

 

多难兴邦

 

打开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找不到蛇口。它太小了,昔日不过是一个偏僻的小渔村。翻开中国近代史,却记下了蛇口的地位:1840年的中英鸦片战争中,民族英雄林则徐、关天培指挥的中国军队,从这里的左炮台向帝国主义入侵军舰打响了第一炮。这尊曾显示过中华民族尊严的大炮还在,它昂首屹立,炮口对着茫茫的大海。岁月无情,如今它铁锈斑驳。今天它能向后人展示的,是中华民族一百多年的屈辱史和“落后就要挨打”这一铁的历史规律。

 

1979年元旦,年过花甲的袁庚以交通部香港招商局常务副董事长、待开发的蛇口工业区负责人的身份,踏上了蛇口这块土地。对面是繁荣的香港,脚下是一片荒滩,海湾里漂浮着偷渡者的尸体,渔村一片萧条。抚今思昔,袁庚百感交集:一百多年前,林则徐抗英兵败,痛定思痛,率先提出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主张,希望打破闭关锁国的状况,求知识于世界,不愧为中国近代史上“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但是,清政府腐败,林则徐无力回天,中国人没能摆脱列强刀俎间鱼肉的悲惨地位。

 

三十年前,作为人民解放军的一名团长,袁庚率部一直打到南海之滨,“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听着毛泽东主席在开国大典上的庄严宣告,袁庚情绪激昂:革命胜利了,中华民族站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日子不会远了!可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一目标还没能真正实现!

 

“我在70年代后期重新回到了香港工作。打开电视,几乎每天都有这样的镜头:从内地偷渡过去的青年,男男女女带着手铐。那形象叫你看了简直欲哭无泪!”愧疚之情折磨着袁庚:“新中国成立那几年,许多香港同胞纷纷往内地跑,投身社会主义建设。‘文革’十年折腾,现在的青年却不惜以生命为代价,偷渡前往香港。社会主义能这么干吗?”岂止一个袁庚,哪一个稍有良知的中国人,不在思考着中国的命运,思考着社会主义怎么搞这一根本问题。

 

蛇口面对的伶仃洋古称零丁洋。七百多年前,南宋名相文天祥抗元兵败过此,曾留下《过零丁洋》的悲壮诗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自古多难兴邦!中国人是不甘落后的。奋发图强,实行改革、开放,把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更快地推向前进,成为每一个中国人的信念。这就是中国实施改革、开放的社会基础,这就是中国实施开放、改革的社会背景!

 

沧海横流  

 

从封闭走向开放,从产品经济走向商品经济,如同从平静的港湾驶向浩瀚的大海。放眼海阔天高,低头波涛汹涌。前面的航道上有风暴、有暗礁。探路的船更随时有触礁、沉没的危险。这不是危言耸听。西方社会搞了上百年的市场经济,我们才开始接触西方市场;西方企业在商品经济的海洋中打磨了上百年,我们才开始进入这变幻莫测的海洋。悬殊的实力,不平等的竞争,这就是我们对外开放的客观环境。作为特区,唯一可以凭藉的优势就是国家和人民给予的特殊政策。新的事业对特区的探索者们将是个严峻的考验!

 

1979年7月,蛇口工业区破土动工了,第一批投资合同的中方签订者是从未见过合同的人;外商进来了,我们的谈判代表却直往后缩,他们甚至怕见外商。

 

三十年闭关锁国,人们对外界的了解太少了。大门突然打开,我们的干部准备、理论准备、知识和社会心理准备都是不足的。没见过的东西,不懂的东西太多了。这就是我们对外开放的起点。从战争中学习战争,从行船中学习行船,构成了中国改革、开放、发展有计划商品经济的最大特点!

 

1979年,创办蛇口工业区时,基于招商局远洋船队日益扩大,航运配套企业前景看好的行市,蛇口的企业配置按航运要求布点:船用油漆厂、集装箱厂、钢铁厂……服务于航运的“三资”企业一下开办了五六家。跨入80年代,世界航运业一蹶不振。深刻的航运危机直接影响到服务于航运的企业。蛇口未能幸免。这是市场经济给蛇口的第一个见面礼。

 

首当其冲的是集装箱厂。这家由招商局和丹麦宝隆洋行合资运营,前后共投资500万美元、以生产海运集装箱为主

的企业生不逢时,自1982年投产以来,因海运不景气及管理上的原因,持续亏损,每月平均亏60余万港元。1986年9月30日,董事会代表股东利益,对毫无希望的工厂实行了清盘处理,解雇了领导无力的丹麦籍总经理转由中方承包。工业区排除了、清华大学毕业生、36岁的顾立基出任总经理。临危受命,年轻的总经理没有必胜的信心,但却有破釜沉舟的胆略。他放弃了前任丹麦总经理那一套脱离中国实际的管理方式,大刀阔斧地实施了自己的改革:裁员百分之八十,“心狠手辣”;颁布了新的工厂纪律;同工人打成一片,同舟共济;让副总经理到香港市场找订单,鼓励他到处“磕头作揖”……半年下来,集装箱厂绝处逢生:税前利润实现60万美元,人均创利一万美元……

 

这就是蛇口创业的缩影!成功要付出代价,有挫折,更有奋起;有成功,更有艰辛。蛇口的探索路上,从来就不是丽日蓝天,风平浪静。危机,需要不少有棱有角的顾立基;危机,也为蛇口造就出不少力挽狂澜的顾立基。

 

蛇口就是靠这种精神,靠这些人才迎接国内外市场风浪的冲击。

 

适者生存

 

蛇口开发不久,就总结出“三个为主”的方针:以工业为主,为经济打下牢固的根基;办企业资金以外资为主,为减轻国家的经济负担和压力;产品市场以外销为主,为中国经济走向国际市场冲锋陷阵。“三个为主”的发展方针不断增强了蛇口这艘航船承受风浪的能力。

 

1985年,国家收缩银根,沿海许多第三产业“超前发展”的地区大受影响,膨胀的经济一下子跌入谷底,蛇口工业区“三个为主”的方针此时显示了威力,表现出强大的后劲。工业区经济稳定上升,取得了回收资金创历史最高水平的可喜成绩。进入1987年,国家压缩过热空气,工业区经济形势却是历史最好势头,上半年实现产值5.47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0%,出口总值达3.66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47.6%。回收资金4600多万元,为年计划的61%,比去年同期增加35%。

 

蛇口八年遇风浪而无恙的奇迹,引来了不少取经者。正当人们争相探究蛇口工业区领导人“高瞻远瞩”的窍门时,蛇口的同志们抖出的却是两条令人瞠目的“经验”。

 

蛇口为什么能遇风浪而不翻船?一是因为蛇口的资金是借的。二是因为蛇口是坐在风口浪尖上!

 

同政府无偿拨款建设一个城市或一个企业的传统方式不同,蛇口工业区的创办者招商局是个企业,开发资金大多从银行、主要是香港银行借来的,利息甚高。“钱借到手,如坐针毡,晚上睡觉常常半夜梦里惊醒浑身大汗”,特殊的资金来源决定了企业谨慎的投资性格。蛇口人说:蛇口率先引进推广“基建招标承包制”,并不是我们高明,而且因为这种方式,具有工期短、造价低、质量高的优点,资金能迅速回收。特殊的资金来源不仅排斥各种不利于资金迅速回收的经营方式,还制约了宏观决策上的随意行为,限制了“一掷千金”的败家子作风,加强了投资的科学性。这是蛇口模式的第一条成功之道!

 

蛇口工业区地处中外两个市场、;两种经济体制的衔接部,以发展外向型经济为方向,竞争对手是资本主义企业,无异于坐在风口浪尖。“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市场机制下铁的经济法则。要发展,要生存,就得拼命提高自己的竞争力,要提高竞争力,首先就得轻装上阵。以住房制度为例:如果仍然沿用职工住宅统包统建、不及回收,吃“大锅饭”的办法,仅此一项就足以把工业区拖垮。于是,住房商业化、服务社会化这类改革在这里就有了紧迫感。另外,要提高竞争力,就得提高工作效率。一切不利于劳动者积极性的发挥,不利于企业、社会运转速率的制度都得改。存在决定意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不是凭空喊出,而是这里经济生活实实在在的反映,实实在在的要求。

 

历经八年磨炼,蛇口人感慨尤深:改革开放的重要意义,在没有比站在这面对强手如林的世界市场上感受得更强烈的了!不开放不知道改革的紧迫,不改革难以在竞争中生存;要在竞争中取胜就必须不断深化改革!只要进入世界商品经济的竞赛场,就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来驱策你。这是一种压力,也是一种动力。对于一个企业如此,对一个国家、民族亦如此。

 

希望之窗

 

站在蛇口,可以眺望香港。八年前,蛇口第一批创业者登上这个半岛时,隔岸远眺:海那边的香港大厦林立;创业者脚下的土地却是破败荒凉。八年后的今天,一批蛇口人怀着自豪的心情来到海那边,从香港元朗往这边看:昔日那“少壮难留余老弱,田园荒芜鸡犬寂”的凋零景象已经荡然无存,崛起了一座繁荣不让香港的海滨新城,一座生气勃勃的新型工业区。

 

这是一个奇迹,这是一座丰碑,它以无可辩驳的事实,镌刻下改革、开放政策的伟大功绩;这是一剂良药,它治愈了许多同志对改革、开放政策的种种担心和忧虑。

 

八年前,特区新办,外商外资的进入,曾触痛过我们相当一批同志民族自尊心。这也难怪,半殖民地社会一百多年的历史给我们民族心灵留下的创伤太深了:门户开放——帝国主义军舰长驱直入;洋人进来——凭借治外法权耀武扬威;租界的屈辱、洋务运动的失败……一桩桩、一件件,历历在目,恍若昨日。

 

特区初办时的现实,也似乎给人们的担心提供了佐证。

 

1982年前后,进入蛇口的外商独资企业相继投产,特区由蓝图开始变为现实。“社会主义的工人”和“资本主义的老板”同时进入了一家工厂。工人要按“社会主义”的原则和习惯进行劳作;外商则要按资本主义的原则和要求实施经营和管理。矛盾不可避免。

 

社会主义国家办特区这条路,究竟是否走得通?借助外资实现经济腾飞这条许多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成功经验,在社会主义的中国究竟成不成?对蛇口的评论沸沸扬扬。有人断言这将是一场注定失败的“新洋务运动”,有人回忆起旧中国的“租界”,怕重蹈覆辙。

 

1984年年末,蛇口工业区一家外商独资企业的几十名工人自发组织起来,拒绝上工。他们要求加工资,对有的外商采取的随意延长工时等做法表示了强烈的不满。这件事震动了工业区:外商束手无策,其他外商也忧心忡忡。人们把眼光转向工业区领导部门,看他们怎样处理这个难题!

 

工业区工会派员迅速赶到工厂,他们开导工人:当事的外商是我们请来的,是我们的客人。双方之间发生问题应协商解决。同时,他们同外商交涉:严格管理不等于苛刻管理,追求利润要合情合理,工人的正当要求应经常考虑……结果,劳资双方作出必要的让步,一场风波就这样以西方人不可思议的处理方式,不到一天时间就平息了!

 

工业区开办以来,工业区工会以国家大局为重,顺利解决了企业里大大小小的劳资纠纷,有力地保证了特区政策的顺利执行。外商、工人、工业区三方经历了从陌生到认识,从对立到理解,从别扭到适应的阵痛,进入了一个和谐运转的境地!

1986年金秋时节,对蛇口前途曾是忧心忡忡的一批同志,来到蛇口。经过深入细致的考察,他们惊奇地看到,在蛇口这块土地上,外商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从事投资经营;工人情绪稳定,勤奋工作,好学上进……经过七八年相互了解、相互适应、相互让步,一个外商满意、工人满意、工业区满意的新型社会经济关系已初步形成。正是这一和谐的结构,支撑了蛇口的繁荣和兴盛。

 

伴随着蛇口的繁荣,外流的渔民回来了,生活得幸福富足;若干年来禁而不止的偷渡口子,如今成了通向世界的通道。一个人际关系和睦、欣欣向荣的社会,奇迹般地崛起于香港一湾之隔的半岛上!

 

“七年弹指一挥间,蛇口一改旧容颜;它山之石可攻玉,特区屹立天地间!”一位老战士给蛇口留下了这首热情洋溢的诗歌。